<<返回上一页

一个女人的爱和男人们的无耻

发布时间:2019-03-05 04:09:00来源:未知点击:

繁�w中文 读到丹麦诗人夏德写的诗句:“天下存在着这样一种女人/她们爱一个男人/犹如一顿爱吃的饭菜”,一个男人如此哀怨地用饭菜比喻自身着实让我惊讶,也让我微笑,不由想起大学里跟朋友的一次交谈 我在大学的时候,结交到一些要好的男性朋友闲暇的时候我们会在一起吃饭喝酒侃大山 记得有一次跟一个男孩聊天,不知怎么说到了他们班的一个女生那个女孩我认识,比我高一届,身材高量,饱饱满满的,一张娃娃脸总是挂着甜滋滋的笑,在我眼里便是美的 而那个男孩却极其不屑地说,她啊,你觉得她好啊你知道她有一个外号,叫拉达 拉达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不过看男孩的神情不会是太好的寓意我缠着问为什么 公共汽车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吧那个男孩问 我那时候也就二十岁,对男女之事止于懵懵懂懂的憧憬,从未想过向前走一步去了解所以这些名词于我就是天方夜谭 男孩进一步解释,就是谁要是想,一碗拉面一杯芬达就可以搞定她 这下我倒是明白了不过还是瞪大眼睛满脸不信:不可能吧我想起她的娃娃脸,她纯净的笑 就是这样的她就是这么便宜那个男生极其鄙视地终结了这个话题 我却久久不能平静 我不能相信那个女孩真如他所言是酸葡萄心理吧我暗自从那个男生的角度想这个问题他一定是碰过钉子才这么诋毁她 就因为那次谈话,我对那个男孩的态度一直耿耿于怀,始终没有再走近过他的一脸不屑和鄙视同那个女孩纯净温暖的笑脸形成对比,让我感觉到他的冷漠无情 不过也因为那次谈话,让我对自己看到的表面的事物又多了一份清醒 慢慢地经过一些年一些人和事,我知道,这世上的确有那样的女子存在 不过又怎样呢即使她就是一个随便的女孩,但是毁掉她的除去她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接一个窥觑她的身体和美貌的男子呢他们廉价享用了她的美,随即抛弃,并且背后这样恶毒地评价她――那个他们曾刻意去讨好求欢的女孩子 我一直以为,在一个男性处于强势主动决定地位的社会里,一个女孩,一个最初纯洁天真的女孩是没有多少抵御能力的 女人如花她们的天性是温柔羞涩,没有破坏力她们因为爱而接受追求而被毁坏 她们被欺骗被玩弄,无非是天真地以为男人口中的甜言蜜语手中的金钱物质是爱而在一次次的失望,一次次地被玩弄之后,也许就会彻底改变一个灵魂,成为爱男人如爱饭菜的女人 本来,当爱不存在,生活总是存在而男人,一些男人,其实就是一顿廉价的饭菜 这让我想起二十几年前认识的另一个女孩在高中时她为一个男孩怀孕那个男生,想必是她喜欢的只是若是没有男孩的主动诱惑与勾引,她如何能够怀孕事发后,她被勒令退学,从此与大学无缘,更背负上比前途沉重的恶名 而那个毁掉她一生的男孩始终在暗处,从未露面更甚者,其他曾经垂涎过她的男孩们用尽了无耻的能力,争相嘲笑毁谤着无辜的她她的后来可想而知 如果说一个女人的堕落始自对爱天真的幻想,对物质虚荣的爱慕,对人性的缺乏分辨力,那么男人们的无耻则是推动女人堕落的加速器 所以当有一天我读到另一位美国诗人默温的诗:“一个女人的爱/男人们的无耻/将使我惊讶”,我不禁莞尔男人们中到底有默温这样可爱的人,坦率到天真,能够说出如此犀利动人的真话,也算是女人们的幸运 读到丹麦诗人夏德写的诗句:“天下存在着这样一种女人/她们爱一个男人/犹如一顿爱吃的饭菜”,一个男人如此哀怨地用饭菜比喻自身着实让我惊讶,也让我微笑,不由想起大学里跟朋友的一次交谈 我在大学的时候,结交到一些要好的男性朋友闲暇的时候我们会在一起吃饭喝酒侃大山 记得有一次跟一个男孩聊天,不知怎么说到了他们班的一个女生那个女孩我认识,比我高一届,身材高量,饱饱满满的,一张娃娃脸总是挂着甜滋滋的笑,在我眼里便是美的 而那个男孩却极其不屑地说,她啊,你觉得她好啊你知道她有一个外号,叫拉达 拉达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不过看男孩的神情不会是太好的寓意我缠着问为什么 公共汽车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吧那个男孩问 我那时候也就二十岁,对男女之事止于懵懵懂懂的憧憬,从未想过向前走一步去了解所以这些名词于我就是天方夜谭 男孩进一步解释,就是谁要是想,一碗拉面一杯芬达就可以搞定她 这下我倒是明白了不过还是瞪大眼睛满脸不信:不可能吧我想起她的娃娃脸,她纯净的笑 就是这样的她就是这么便宜那个男生极其鄙视地终结了这个话题 我却久久不能平静 我不能相信那个女孩真如他所言是酸葡萄心理吧我暗自从那个男生的角度想这个问题他一定是碰过钉子才这么诋毁她 就因为那次谈话,我对那个男孩的态度一直耿耿于怀,始终没有再走近过他的一脸不屑和鄙视同那个女孩纯净温暖的笑脸形成对比,让我感觉到他的冷漠无情 不过也因为那次谈话,让我对自己看到的表面的事物又多了一份清醒 慢慢地经过一些年一些人和事,我知道,这世上的确有那样的女子存在 不过又怎样呢即使她就是一个随便的女孩,但是毁掉她的除去她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接一个窥觑她的身体和美貌的男子呢他们廉价享用了她的美,随即抛弃,并且背后这样恶毒地评价她――那个他们曾刻意去讨好求欢的女孩子 我一直以为,在一个男性处于强势主动决定地位的社会里,一个女孩,一个最初纯洁天真的女孩是没有多少抵御能力的 女人如花她们的天性是温柔羞涩,没有破坏力她们因为爱而接受追求而被毁坏 她们被欺骗被玩弄,无非是天真地以为男人口中的甜言蜜语手中的金钱物质是爱而在一次次的失望,一次次地被玩弄之后,也许就会彻底改变一个灵魂,成为爱男人如爱饭菜的女人 本来,当爱不存在,生活总是存在而男人,一些男人,其实就是一顿廉价的饭菜 这让我想起二十几年前认识的另一个女孩在高中时她为一个男孩怀孕那个男生,想必是她喜欢的只是若是没有男孩的主动诱惑与勾引,她如何能够怀孕事发后,她被勒令退学,从此与大学无缘,更背负上比前途沉重的恶名 而那个毁掉她一生的男孩始终在暗处,从未露面更甚者,其他曾经垂涎过她的男孩们用尽了无耻的能力,争相嘲笑毁谤着无辜的她她的后来可想而知 如果说一个女人的堕落始自对爱天真的幻想,对物质虚荣的爱慕,对人性的缺乏分辨力,那么男人们的无耻则是推动女人堕落的加速器 所以当有一天我读到另一位美国诗人默温的诗:“一个女人的爱/男人们的无耻/将使我惊讶”,我不禁莞尔男人们中到底有默温这样可爱的人,坦率到天真,能够说出如此犀利动人的真话,